BVI Offshore 成立公司,

這成了很多外資企業面前的一道難題

“我花了近800萬元人民幣,買了一張香港身份證。”在廣東搞小家電生意的劉長江表示,但他一年有近8個月的時間是在內地的,生意基本與香港沒有任何關係。 “到目前為止,這800萬元沒有任何回報,但我覺得很值,因為這讓我覺得安全”。 劉長江的行為並非個案。在中國面臨經濟下滑、地產低迷、A股暴跌的情況下,人民幣也走入貶值通道,這一切促使大量在經濟繁榮期湧入中國的熱錢伺機流出。與此同時,外企悄然收縮或撤離、富人群體移民帶動的資本外流也成焦點。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張明推算每月有超過200億美元的資金流出。其估算2011年第四季度至2012年第二季度,月均流出203億美元。與2008年四季度到2009年一季度的月均流出​​141億美元相比,當前的資本外流嚴重程度超過了美國次貸危機的高峰期。 儘管沒有外企公開承認,但外企在悄然撤退已成事實。 9月12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跨境資本再度淨流出412億美元,而2011年同期為淨流入798億美元。 進還是退?這成了很多外資企業面前的一道難題。進不易——由於中國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且部分地區對外資政策准入門檻提高,外企優惠政策取消,再加上中國本土企業的強勁挑戰,這些都造成了外企在中國的生存日益困難。 但撤退更難,“即使中國製造的成本優勢已經微乎其微,但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依然是這些跨國公司無法捨棄的。”亞銀投資首席分析師李大偉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在中國建廠這也意味著生產能更貼近消費市場。 何況,外資企業的資金想“全身而退”似乎更難。鑑於中國目前的相關法律,一旦外資想通過股權轉讓方式撤資,這需要交納高達20%的股權轉讓所得稅。另外,由於中國實行資本項目管制,外資企業的外匯資本金一直受國家外管局的嚴格監控。

Tagged